首页 > 天宇开霁 > 今且独行千里(上刀山第章 下火海在所不辞第章 第章 第章 )

我的书架

今且独行千里(上刀山第章 下火海在所不辞第章 第章 第章 )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齐风的耳力远胜于常人。他能听见十丈之内的一切声息, 也能察觉十丈之外的细微动静。

齐风走了约有数里之遥,只见周围一片乱石嶙峋、荆棘丛生,远处隐隐地传来杂沓的马蹄声。他循声而去, 果然遇到了叛军的先锋部队。

先锋部队的头目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,名叫刘七郎。他手握银枪, 身跨骏马,嗓音洪亮而有力:“兄弟!我是刘七郎, 第三营的人!你是哪个营的,你从哪里来?”

齐风高声道:“我是第四营的骑尉!我是范将军手底下的人,范将军派我回营报信!”

齐风的老家在秦州与康州的交界之地。齐风离家多年,仍未忘记老家的口音。近几日以来,齐风还跟着祝怀宁学了一些秦州方言,勉强能模仿秦州乡下人说话的腔调。因此,刘七郎并没有发现齐风的异样。

齐风披甲戴盔,脸上沾满了污血和污泥, 双手的骨节也略微泛白, 倒真像是从战场上逃出来的人。

刘七郎思索片刻,又朝着齐风喊道:“兄弟,你可有范将军的信物?”

齐风道:“范将军把他的短刀给了我!”

言罢, 齐风从怀中掏出一把镶嵌着金珠的短刀——此乃范田巾的贴身之物, 刀柄上镌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“范”字,刀鞘上还沾着斑斑点点的血迹。

齐风指着刀柄上的“范”字,语气略急:“范将军和官兵打了快一个时辰, 天就下雨了,火铳不好用, 范将军让我去搬救兵。兄弟,你们第三营能派兵吗?若是能请动你们的人马, 范将军必有重谢!”

刘七郎见状,也没怀疑齐风,直接把齐风带进了一里之外的一座树林。

林子里的柏树巍然耸立,倚天拔地,丰茂的枝叶高耸入云,重重叠叠的阴影遮掩了万物众生,似是一处与世隔绝的隐僻之地。叛军的一万人马都驻守在此处,齐风也见到了这一万叛军的首领——此人名叫姚德荣。他内功深厚,刀法精湛,善于排兵布阵、行军打仗,远比范田巾难对付的多。

姚德荣派出的暗探还没回来。姚德荣不敢贸然发兵,便决定在此等候。他端坐于马背上,略微把头低了下来,仔细地将齐风打量了一番。

刘七郎连忙说:“姚将军,我带回来了范将军的人!”

“哦?”姚德荣面色不变,只问,“你一共带回来几个人?”

刘七郎道:“就一个人,他是范将军那边的骑尉。”

话音未落,刘七郎就把齐风拉到了姚德荣的面前。

按照华瑶原本的计划,齐风应该与一百多个官兵一起混入叛军的队伍中,然而,由于官兵的脚程比齐风慢一些,齐风碰到刘七郎的时候,官兵还没从陡峭险峻的山路上转过来,也就没被刘七郎窥见踪迹。

齐风独自一人闯进敌阵,仍是面不红、心不跳、气不喘。他站姿笔直,恭敬地禀报道:“范将军遇到了六千官兵,派我回营报信。”

姚德荣先是皱了皱眉,然后才问:“这都快一个时辰了,范田巾还没打完?”

齐风跪到了姚德荣的马前,双手高高地举起一把短刀:“范将军派我去大本营传信,让我赶快搬救兵……”

姚德荣立刻起了疑心:“范田巾带着一万火铳骑兵,打不过六千官兵?”

齐风半真半假地说:“范将军一开始占了上风,后来,天下雨了,火铳不好用了,官兵的援军也赶到了。范将军说他这一战不能输,就派我再去别的军营找点人过来。”

范田巾为人刚愎自用,狂妄自大。他仗着自己使得一手好刀法,也混到了一些军功,便让属下称呼他为“范常胜”,意指他从来没有打过一次败仗。

而姚德荣早在去年九月就加入了叛军部队。姚德荣曾经有过两次败绩,范田巾便嘲笑他是“姚二败”,这让他多少有些不满。

姚德荣瞧不起范田巾的鲁莽,范田巾也看不惯姚德荣的谨慎。他们两个人面和心不和,却有着绝对一致的目标。他们都恨死了官府,也都想尽快攻破彭台县,肆意地奸杀彭台的女人,在她们的身上尽情地宣泄仇恨。

姚德荣的目光慢慢地扫过齐风的全身上下,忽然开口说了一句:“你给我摘掉头盔,让大伙儿都来瞧瞧你。我怎么觉得,你这小子的长相,很不一般啊。”

齐风的长相确实很不一般。他英姿挺拔,气宇轩昂,容貌非常英俊,身量非常高挑,筋骨强韧而健壮,就连双手的指骨都是修长而匀称的,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乡野里长大的泥腿子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齐风依然跪坐在地上,还把短刀放在了一旁。他毫无迟疑地取下了自己的头盔。他的面容早已被污泥、秽土和血浆沾染,只是一双眼睛明澈见底,连一丝波澜都无,格外坦然地面对着姚德荣的审视。

他就像是一个问心无愧的人,对姚德荣没有任何隐瞒。

即便姚德荣的视线锐利如刀,齐风也没露出一丁点的怯色。

姚德荣既怀疑他的身份,又欣赏他的胆识。若他真是范田巾的部下,那范田巾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。

为了讨取更多的消息,姚德荣的声音陡然沉了下去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齐风不慌不乱道:“我是范将军的骑尉。十天前,范将军才从邺城调到彭台县。这十天以来,咱们军营里没开过一场宴席,我没机会见到您,您不认识我也正常。范……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姚德荣翻身下马,走到齐风的面前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拖的时间长了,范田巾就活不了,你也讨不到一点好。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其实齐风根本不会装傻充愣。但他有一个名叫燕雨的同胞兄长。齐风从小和燕雨一起长大,燕雨就是齐风最了解的人。齐风经常看到燕雨畏缩犹豫、嗫喏磕巴的样子,便从燕雨的身上学到了几分皮毛。

齐风微微地抿了一下嘴唇,似是打定了什么主意一般,低声道:“范将军不让他营中的都尉、副尉、骑尉去别的军营,范将军说……”

齐风的一句话还没讲完,树林外传来一声急报:“启禀将军,大事不好!范将军的一万火铳部队已被官兵歼灭了!全部歼灭了!!”

按理说,探听消息的骑兵,绝不能大呼小叫,更不能宣扬败绩、动摇军心,这一次的情况却是事出有因——报信的骑兵满面污垢,浑身鲜血,还没跑进树林,就从马背上跌了下来,摔成了半死不活的废人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就在这一瞬间,齐风的右手猛地拔出了短刀,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运足一股极强的劲力,纵刀划过了姚德荣的脖颈,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。这一场刺杀又稳又快,所耗的时间还不到一息的十分之一,姚德荣身边的亲兵都没反应过来,只见一束鲜红的颈血溅开三丈远。

姚德荣惊怒交加,右手按在了刀柄上。他尚未拔刀出鞘,齐风又从他头顶直劈而下,把他的颅骨剁得崩裂开来,他的脑浆就像豆腐花一样飞溅四周,点点滴滴地洒落在地上。

姚德荣使尽了最后的余力,抬腿扫踢齐风的下盘,齐风堪堪躲了过去,却被姚德荣身边的一位武功高手一剑刺中了左臂。

齐风的伤口血流如注,姚德荣的愤恨仍未平息。

姚德荣张大了嘴,踉跄一步,向后摔倒在地上。他指着齐风,愤恨地留下遗言:“杀!杀……”

不过,华瑶曾经把皇族密不外传的心法教给了齐风,让齐风学会了如何收敛自己作为高手的声息。当齐风接近姚德荣的时候,姚德荣就以为齐风的本领只是稀松平常,并未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防备齐风。

他难以分辨真假虚实,还以为自己正在做梦。

齐风听见追兵大笑道:“你中了剧毒!马上就会死了!贱人!你后背的烂肉会一块一块地掉下来!你今晚就给姚将军陪葬!!”

姚德荣再后悔也没用了。他颈侧的两条大脉都被齐风切得粉碎,齐风的刀功极强,刀锋极猛,把他的伤口割得深可见骨。他的脑袋也是七零八碎的,浑身都因为极度的疼痛而扭曲了。最终,他瞪着眼睛,抻着脖子,分外悲苦地死了。他死前见到的最后一幕,是齐风冲出树林的背影。

他将这块手帕塞进了衣襟里,紧贴着自己的心口,做好了从容赴死的准备。

他头昏脑热,双腿软弱无力,眼前一阵阵地发黑,绿树青山都像是沉重的石块,接连不断地往他身上砸来,使他痛苦难忍,五脏六腑胀痛不已,快要爆裂了似的。

许敬安今年也才二十七岁。她双目炯炯有神,体格高大强壮,身穿一套铜盔铜甲,腰佩一把银鞘宝剑,面色肃然地站在一片林荫之下。

她知道他最是忠心耿耿,他经常对她说“上刀山、下火海,在所不辞”,但她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一步——他孤身一人直闯敌营,手刃了敌军第一大将,浑身被毒箭扎得像个刺猬,还冒死把叛军引入了官兵的埋伏圈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她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脆悦耳,像是山涧里的一汪泉水,缓解了他的干渴焦痛之苦。倘若他能死在此时,死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
华瑶和齐风自幼形影不离,这是华瑶第一次见他伤势如此严重,她的气息也起伏不定,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,战局还等着她去指挥,她只能和他再多说一句话,或许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话。

他还没把叛军带到官兵的集结之处,竟然就要断气了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她占据了险地优势,埋伏在山谷的高处,朝着叛军放箭投石。这一时之间,流箭如星,碎石如雨,□□齐发,火炮齐响,擂鼓之声震耳欲聋,狭窄的山道上堆满了叛军兵马的尸体,沉积的血水汇成一条汹涌的血河,淋淋漓漓地染红了荒僻的山地。

他知道现在还是大白天,却仿佛置身于黑夜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他艰难地喘息了几声,依稀察觉到自己还走在陡峭的山路上,他距离官兵还有多远?他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
毒功高手连忙抓住机会,竭尽全力,连发十箭,共有三箭插到了齐风的肩背。

这四千名高手的将领,是一位名叫许敬安的女将军。

那一群亲兵之中,不乏道行高深的剑客和刀客,甚至有一位修炼毒功的高手——此人印堂暗黑,臂膀宽厚,骑射的功夫更是绝妙至极。他怒吼一声,振臂一呼,便集结了四千多个士兵,骑马飞奔,拼命地追赶齐风。他在马背上张弓扣箭,弓弦拉得像是一轮满月,飞箭急射而出,正中齐风的左肩。

齐风本就是万中无一的剑客。姚德荣的武功比齐风还略高一筹。

从她年少时起,千般愁绪,万般怨恨,就像蛛丝一样盘根错节,爬满了她的心胸。但她从未宣泄过一分一毫。她连牢骚都很少发,也习惯了压抑自己的沉闷之感。在这样的压抑之中,她无泪可流,也无处可诉,只把掌心搭在齐风冰冷的手背上,极低声地对他说:“你一定要活下来,我等着你活下来……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华瑶高声道:“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,姚德荣被我杀了,范田巾也死透了!官兵带着数万人马来反攻了!!”

华瑶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,他很想和华瑶说一句话,却只吐出了一口黑血。

华瑶还说:“我在山上看见你的身影,我立刻就带兵冲下来了。我接到你了,你不会死的。”

由于姚德荣已经暴毙而亡,他的亲兵部队也被华瑶斩杀殆尽,叛军的军心大乱,姚德荣的一万兵马只剩五千残部,这五千人之中,还有一千多人惊慌失措地逃走了,只剩下四千名武功高手,依旧驻守在原地,安静地观望风向。

齐风先前已经受了伤,身手比不上平日里敏捷,又突然中了一支毒箭,自身的轻功更慢了一些。

官兵的士气空前高涨,华瑶乘胜追击,率兵继续向彭台县进发,她放出豪言壮语:“今晚,我们一定会进驻彭台!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那些叛军早就没了将领,打仗更没了章法。随着太阳升得更高,山间的血气也更浓了,残兵败将四散奔逃,四千多骑兵只剩下不到两百人。

无数的喊杀声重合在一起,齐风的神智变得混乱不清。

那般荒诞不经的愿望,原本是想也不能想的,但他既然快要死了,也姑且随心所欲一回——他从袖中取出一块素纱手帕,帕子上没有任何纹饰,只是沾染了浅淡的玫瑰香味。

她的心底淤堵了一股悲怆的怒气。

秦三虽然右肩负伤,但她依旧是勇猛过人的悍将。她的那把长缨枪一挥,四周如有疾风摧动。她身先士卒,整个人仿佛毫无痛觉一般,声势威武地冲杀叛军高手,以一敌十不在话下,以一敌百也不显惧色。不多时,她的脚下就铺满了一层尸体,她的杀招让叛军进退无门,唯有一条死路。

齐风死死地拽着她的袖摆,她轻轻地攥住他的指尖:“别怕,别怕,已经没事了,我来救你了。”

华瑶率领八千精兵,把叛军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“陪葬!”

姚德荣的众多亲兵顿时暴怒。

“陪葬!”

他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,也听到了他最熟悉的声音:“齐风,你怎么伤得这么严重?”

言罢,她便把齐风交给了亲兵,甩衣挥剑,头也不回地直奔战场了。

许敬安听见华瑶的军队由远及近,并没有露出一丝仓皇之色。

她跳到了一块巨石上,手搭着腰间的剑柄,正要与华瑶决一死战,却听华瑶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边:“许将军!我是高阳华瑶,当朝四公主!你本就是秦州的官兵,官府也能体谅你的难处和苦衷!姚德荣和范田巾已死,大局已定,你我不必兵戎相对!”

华瑶震惊至极,连忙喊来自己的亲兵:“快点,你们快把齐风送到汤大夫那里,刻不容缓!快!”

谢云潇最先斩杀了那位危害最大的毒攻高手。他的两个亲兵因此负伤,他自己反应极快,并未受创。他解决了毒攻高手,没有片刻的停顿,便又开始剿杀剩余的叛军,凡是他所过之处,滚下了一片又一片的人头。

正所谓“擒贼先擒王”,“王”是贼兵的士气之核心,也是贼兵的斗志之基石。

那箭头沾着剧毒,毒性极快地发散,齐风的后背已是皮开肉绽,殷红的鲜血中渗出一缕一缕的乌黑血丝,不住地流淌着,渗满了齐风的衣衫。

他生前杀过许多人,死后大抵是会下地狱,这块手帕他唯一的陪葬品,会陪他一起堕入阴曹地府……他正在思索之际,四面八方忽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怒号声、战鼓声,他的手腕也被一个人紧紧地握住了。

他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。

祝怀宁一听此言,激动得满面通红,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力气。他主动请缨,率领四百骑兵在前方开道,天兵神将都挡不住他前进的步伐。他们一行人疾速行军,转眼便来到了先前姚德荣驻守的树林。

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官!网。如已在,请,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