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天宇开霁 > 欢意减(守株待兔瓮中捉鳖...)

我的书架

欢意减(守株待兔瓮中捉鳖...)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谢云潇把华瑶的手牵到靠近他心脏的位置。华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 就在他的衣襟上挠了一挠,语调轻不可闻地念了一声:“哥哥?”

谢云潇笑了笑,挑起她作乱的食指, 不由自主地摩挲她的指根:“有何吩咐?”

华瑶认真地说:“去年我们在岱州的时候,有两个岱州士兵嬉皮笑脸的, 不守纪律,还叫你好哥哥, 你就把他们打脱臼了。我很好奇,虞州的这一群杂兵又怎么惹到你了?”

她直勾勾地盯着谢云潇,澄澈如水的双目中满含探究的意味。

每当她眨一次眼,纤密弯翘的睫毛如蝶翼一般落下淡淡虚影,清亮的眼波里似有莹光闪动,映照着谢云潇的面容,仿佛她全部的心思都系在他的身上。这一副表象与她的真实性格存在极大反差,谢云潇凝视她片刻, 唇边笑意淡薄。他转过目光, 没再看她,还放开了她的手,端起一盏半凉的茶杯, 颇有一种清心寡欲之状。

华瑶直接坐到他的腿上, 毫不客气道:“我命令你,立刻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她气势汹汹,像个暴君, 腰杆也挺得笔直,神态凛然不可侵犯。她这个人, 性格确实是十分的活泼可爱,但她翻脸比翻书还快, 前一瞬还叫着“好哥哥”,后一瞬就开始居高临下地审问了。

谢云潇一本正经地答道:“黑豹寨的土匪早已做惯了恶事。他们倚仗袁昌的权势,在沧州、虞州等地烧杀抢掠,以伤天害理为荣,以精忠报国为耻。”

华瑶点了点头,谢云潇继续说:“纵然你治军严整、赏罚公正,总有一些人秉性难改,必须严惩不贷。”

华瑶一边捏玩他的手指,一边感慨道:“嗯,我明白你的意思,袁昌从三虎寨带来了好几百人,全是穷凶极恶的人渣,可我暂时不能杀光他们。”

谢云潇握住她的手,沉声道:“你应该也听说了,今天早晨,他们在伙房分食一具青年的尸体,还嫌肉质不够细嫩,打算捕捉山海县的幼童。”

众所周知,三虎寨的陋习之一就是分食人肉。

三虎寨的强盗把女人称作“母羊”,把男人称作“公牛”,甚至有一句暗号是“羊肉滋阴,牛肉壮阳,延年益寿,势不可挡”,实属丧尽天良。

华瑶微微蹙眉,痛骂道:“真恶心啊,这帮下三滥的东西,寨子里的猪肉、鹿肉、鱼肉、鸡肉从没断过,他们还想吃人肉,就像未开化的畜牲一样。”

谢云潇牵着她的腰带,略微一拽,诱使她栽进他的怀里,好像在蛊惑她似的,对她低语道:“既然是畜牲,全杀了算了。”

就在此时,华瑶突然发现,谢云潇看似清冷出尘,其实他的性子也有一点狠绝。

世家子弟推崇宽厚仁爱之道,常说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,常以“仁德兼备”为目标约束己身,谢云潇显然不在此列。他遵循武将家风,更认同“斩草除根”的计策,要把敌军杀到片甲不留。他剑下的亡魂成百上千,当然也无所谓再多几个三虎寨的余孽。更何况凉州一直饱受三虎寨的侵扰。匪徒不仅杀人放火,还会拐卖良家子女、残害幼童的父母。按照《大梁律》,那些匪徒都应该被斩首示众。

华瑶低下头,思索一阵,叹道:“他们是三虎寨的旧部,在黑豹寨也有一定的威望。我不能突然杀光他们,但我肯定要弄死一批人,以儆效尤。而且,他们遵循旧俗,私下聚集,将来肯定也会叛变,死不足惜。”

谢云潇没有答话。他从她的下巴往上摸,摸到脸颊时停留了一瞬。她歪了一下头,他又轻抚她的耳骨,技巧绝佳,把她摸得好舒服。这一瞬间似有千万只蚂蚁从她心头爬过,痒酥酥的,纵然她是百炼钢,也要化作绕指柔了。她倚靠着他的胸膛,美滋滋地享受了一会儿,直到他停手,她才仰头看他: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谢云潇如实道:“听说秦州义军的所作所为,比起土匪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话已至此,华瑶当然理解他的深意。

去年北方各省受灾严重,今年南方各省又要加征赋税,法令一出,果然民怨载道。趁此机会,秦州义军四处张贴黄纸榜文,号令天下有志之士共谋大业,抢光富豪、杀光贵族,创立一个“有衣同穿、有饭同食”的大同世界。

秦州各地的贫民、贱民一听此言,纷纷响应。

不到三个月的时间,秦州义军渐渐地发展到了三十万人。

那秦州义军的首领是个读过书的秀才,多少有一点谋略。他效仿羯人羌人的用兵之道,采取“以战养战”的战术,率领十多万士兵流窜于秦州北境,残杀反抗的百姓、强抢官民的财产、掳掠壮年的男女,再慢慢地扩大领地。于是秦州北境的大半村镇都落进了秦州义军的手里。

《大梁律》规定,官兵不能扰民,更不能搜刮民脂民膏。

秦州义军却不避讳打家劫舍。对于他们而言,哪里有民众,哪里就有粮食、钱财和兵丁。他们盘踞着秦州,还想谋取虞州、岱州,进一步扰乱中原七省。

即便如此,皇帝迟迟没有派兵剿杀秦州义军。

华瑶百思不得其解。

难道她的父皇真的病得很重吗?

甚至顾不上紧急的军情?

若是如此,那她父皇真该早点退位,把龙椅让给最聪明、最厉害、最有出息的公主——当然,这位公主,就是高阳华瑶本人。

思及此,华瑶点了点头,大义凛然道:“好了,我先去办正事,你继续吃饭吧。”

谢云潇被她逗笑了:“你要办什么正事?”

华瑶回眸瞧了他一眼,还了他一个笑:“杀人。”

谢云潇依旧平静:“先发制人,后发制于人,你尽快动手吧。”

华瑶的身影即刻消失。

晌午过后,华瑶找到白其姝,与白其姝稍作商量,便在寨子里放出消息,说三虎寨的旧部私下聚集,生吃人肉,而且人肉暗藏剧毒,无药可医。

到了这天傍晚,来自三虎寨的五六十个武夫全部毒发身亡,死状凄惨,剩下的那群匪徒又被华瑶彻底打乱,重新编入不同的军队。她亲自领兵演练了数天,从中挑拣四支队伍,共计四百余人,随她一同下山,连夜直奔秦三驻扎的军营。

秦三驻扎的地方,距离寨子不到二里路程,掩藏在一片树丛与山石之间。

夜色深浓,风吹树梢,华瑶伏在一块巨石的后侧,隐约听见一阵细微的响动。她紧紧地握住剑柄,偷瞥了一眼秦三的营地,瞧见虞州官兵正在烧柴生火。

那些官兵都很年轻,二十来岁的年纪,风华正茂,面庞被明亮的火光照耀着,五官也柔和了许多。他们抱着木柴,捧着饭碗,或站或坐,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,就像平时在衙门值夜一般,彼此调笑道:“你上个月拿了多少赏银?”

“十枚银元!”

“骗鬼吧你,吹破牛皮!”

“你识字吗?满肚子墨水的军师都没你挣得多!”

他们的笑声融入夜风中,飘到了深山老林的更远处,雾气似乎也变得稀薄起来。他们仍然坐在地上,烹制一道名为“菇米大杂烩”的虞州土菜,主料是肉脯、蘑菇、野菜和栗米,辅料是清水和盐巴,全装在一只铁盆里,火候熬得差不多了,汤汁醇厚鲜浓,“咕噜咕噜”地冒着泡,香味甚至传到了华瑶的附近。

华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陈二守紧挨着华瑶。他站在她的身侧,与她相隔如此之近,却不懂她的忧愁从何而来。他就用气音唤道:“殿下?”

华瑶瞥他一眼,一不小心,又看见了他的胸膛。她暗暗地赞叹“真的太大了”,随即沉稳地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多嘴。

陈二守一如既往地没穿棉衣。前些日子里,华瑶赠送他一匹昂贵的丝绸。他不识货,也不懂行,只见丝绸料子轻薄柔软,就自己动手,裁剪了七八件春衫,每天换着穿。那春衫薄如蝉翼,轻若无物,几近透明地包裹着他的上半身,虽然舒适,却难以蔽体,但他自己无所谓,华瑶也不便多讲。

此时夜色更深,月亮被乌云遮掩,徒留几颗寥落的孤星,散出惨淡而微弱的昏光。

官兵吸溜着肉汤,个个吃得津津有味,华瑶正准备拔剑,却听见一声雷霆般的巨响,凌空一道刀光斜劈而出,直击她的命门。她险险避开,转头一看,正好望进秦三的眼睛里。

秦三身披银色盔甲,手握红缨长矛,大展身手,大显威风,宛如从天而降的一尊门神。她的武功极为高强,远在华瑶之上。华瑶勉强躲过几招,就朝她喊道:“为何要杀我!我向来敬佩你,不想伤你一根汗毛!”

秦三只说:“得罪了!公主!”她手起刀落,双眉高耸,满脸的凶狂杀气。

华瑶发动轻功,逃也似的跑到了高处。她带来的一群勇士冲破了官兵设下的屏障,闯进了官兵的营地,然而,那些营帐全是空的,摆在明面上的火炮、马厩、岗哨全是诱敌深入的噱头,整个营地上的官兵还不到五十人!

华瑶惊觉自己被秦三摆了一道。

今夜的风是冷的,华瑶的心底也泛着凉意。她仰头望去,山谷的四面八方遍布秦三的伏兵,约有两千多人,任她插翅也难飞。

她把这一招称作“守株待兔,瓮中捉鳖”。

秦三高高地举起刀柄,号令弓兵布阵,要用弓箭射杀华瑶。

千钧一发之际,华瑶临危不乱:“秦将军,我父皇已经三个月没上朝!秦州叛军屠杀十万百姓,秦州迟迟没有派兵,虞州官府却让你来杀我!你好歹让我把话讲完!”

秦三听了华瑶的话,稍有迟疑。

华瑶毕竟是当朝四公主,曾经在凉州出生入死,在京城救死扶伤,凉州、京城两地的百姓都为华瑶设立了公主祠,传扬她的仁善与美德。况且皇帝是华瑶的亲生父亲,她并未造反谋逆,年纪又轻,脾性又豪迈,皇帝怎就非杀她不可?她在虞州待了两个多月,皇帝只传过一道密令,从未追查她的状况。倘若她命丧于此,万箭穿身,死得惨不可言,皇帝会不会屠戮秦三全家?

秦三正犹豫间,华瑶已经飞奔到高处,亲手捉住了山海县的知县葛巾。

华瑶惊讶地发现,秦三带来的弓兵其实也没有太多杀意——秦三迟迟未能进攻黑豹寨,也是因为秦三找不到剿杀华瑶的理由。官府从未宣告华瑶的罪责,华瑶仍是高阳家的公主。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,生来应当俯视凡夫俗子,谁敢光明正大地对她动手呢?伤她之后,谁又会被满门抄斩呢?

前几日里,秦三与葛巾合计了一阵,打算暗杀华瑶。但华瑶武功高强、神出鬼没,身边还有好几个厉害的侍卫,更别提谢云潇几乎和她形影不离。

葛巾思前想后,暗地里布置了上千名弓箭手。但葛巾忽略了一个事实——在场的弓箭手,并不是秦三的亲兵,而是秦三从虞州各地抽调的官兵,比起秦三,官兵可能更信服尊贵的公主。

公主仁德兼备,皇帝并未下诏杀她,那谋反作乱的人,岂不是秦三?

华瑶与秦三双方剑拔弩张,却无一人血溅当场。

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数百个官兵举起照明的火把,秦三也提起一盏灯笼。为表诚意,她甚至放下了兵器。而华瑶站在一块山石上,单手掐住葛巾的脖颈,大喊道:“秦将军,不如这样,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!”

夜风萧萧瑟瑟,像刀子一样割在葛巾的脸上。她垂着头,隐约闻到长剑的寒气,钢铁般冷硬,掺杂着若有似无的血味。她身子略微发抖,华瑶极小声地安抚她:“别怕呀,我杀人很快,你不会疼的。”锋利的剑刃轻擦她颈侧的大脉,她快吓尿了,华瑶还说:“就是这里,我割一下,你立刻死了,血水哗啦啦的,像一阵暴雨,洒遍大地,处处开花。”

葛巾半边躯体早已麻木。原本她不知道皇帝为何要杀华瑶,现在,她知道了,或许是因为华瑶天性邪佞,口不择言,触怒了龙颜,不死不足以谢罪。

情急之下,葛巾怒吼道:“秦将军!”

秦三挠了挠头发。她仰视着华瑶:“殿下!求您放了葛知县!您若伤了朝廷命官,别怪咱们刀剑相向!”

华瑶义正辞严道:“我相信你!但我信不过葛知县!我降服了黑豹寨,擒杀了袁昌,解救了数百名人质,还发现了袁昌与葛巾来往的信件!葛巾是个狗官!她贪赃枉法,贪财好色,勾结土匪犯下滔天罪行!她捏造了皇帝的密信,怂恿你来暗杀我!”

此言一出,满山寂静,葛巾刚要辩驳,华瑶飞快地点了她的哑穴,还对她耳语道:“狗官,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想玩我?”

葛巾露出了疲惫的神色。

秦三忙问:“空口无凭,您有没有证据?”

“当然有!”华瑶斩钉截铁道,“葛巾和袁昌来往信件数百封,你随我去一趟寨子,一看便知!你不要被葛巾蒙蔽,执意与我为敌,你手底下的人,全是我大梁的精兵强将。如果他们今夜枉死,你我都对不起虞州的父老乡亲!同是大梁的子民,无冤无仇,无凭无据,何苦自相残杀!”

华瑶说到了秦三的心坎里。

秦三将信将疑,犹豫不决。

经由华瑶提醒,秦三忽然察觉,葛巾总盼着华瑶短命横死。按理说,葛巾与华瑶往日无仇、近日无怨,葛巾为何千方百计地谋害华瑶的性命?皇帝知道葛巾是文官,也不可能密令葛巾行剌……各种各样的疑点,皆让秦三进退不得。

秦三思来想去,估计皇帝早已重病缠身,而她被迫参与了皇子公主的夺嫡之争。除此之外,她还有一个猜测——京城的官场诡谲奇险,葛巾的主子势力深厚。放眼整个山海县,没有葛巾得不到的东西。恰巧这个时候,华瑶与谢云潇一起驾临山海县,葛巾垂涎谢云潇的天姿国色,就想把华瑶杀了,独占谢云潇,享尽人间艳福。

秦三颇感烦躁。她压根不想掺和这些破事。

她转身回望,面朝着虞州官兵,下令道:“收箭,退兵。你们先回大本营,我跟着公主去寨子。倘若葛知县勾结了土匪,这案子也和我有关,我得去搜查人证物证。”

秦三的亲随还没开口,赵惟成竟然冲了过来:“公主说什么,你们就信什么?!为何不听葛知县的话?葛知县在山海县为官多年,兢兢业业,分明是个好官!”

“赵大人!”华瑶忽然说,“有些私事,我不想点明,是为了给你留面子。”

赵惟成百口莫辩,涨红了脸。

他曾经领教过华瑶的伶牙俐齿,论理论不过她,讲话讲不过她,还怕她胡诌一项罪名扣给他。他对上华瑶的目光,心潮像波浪般起伏不定,翻涌的浪花渗透了他的神智。他的额头暴起一条条的青筋,其状狰狞可怖。

华瑶视若无睹,淡然地命令道:“赵大人,你和我们一起去寨子里查证,你是山海县的官员,有你在场,也算是个见证。”

赵惟成犹疑不决:“殿下?”

“愣着干什么,”华瑶松开了葛巾,“快跟我走啊。”

不知为何,无论秦三本人,亦或者秦三的一百来个亲兵,都没有质疑华瑶的判断。他们追随华瑶的背影,与她一同走上了崎岖陡峭的山路。

今夜的皇城灯火通明,恍若白昼。

五公主若缘坐在一辆马车里,奉诏进宫。驸马卢腾与她并排同坐,往她怀里塞了个手炉:“暖一暖吧,阿缘,你还病着呢,身体虚弱不堪,可别再受凉了。”

上个月中旬,若缘被一位武功高手打伤,失足摔进了冰湖,陈国公的侍卫把她捞了上来,但她不幸感染了寒症,辗转病榻一个多月,护内调外,总算捡回了一条命。

若缘的驸马卢腾一直在尽心尽力地照顾她。卢腾侍疾多日,若缘昏迷不醒,卢腾的一颗心也疼成了两瓣,生怕妻子有什么三长两短。

若缘病痛难忍,不知自己身在何方,经常喃喃地喊着娘,一声声的,像没长大的孩子:“娘,救救我,娘……我怕……”究竟害怕什么?她没有讲清楚。

如今若缘刚刚恢复过来,太后、皇后就传她入宫觐见,兴许是担心她的病情吧,卢腾心想。他握着若缘的手腕,若缘瞟了他一眼,只见他的俊秀面容显露出苍白之色。她一言不发,把头转向另一侧,御道上禁军林立,戈戟森严,琉璃宫灯照亮一条漫漫长路,直通太后居住的宫殿。

卢腾凑了过来。他的气息温热而舒缓,隐含一股浅淡的梅花香。他也算是出身名门,自幼修习调香之道,百花之中,他独爱梅花,尤其是白梅,与雪同色,雅洁单纯,就像他的妻子一样。他搂住妻子的细腰,指着窗外说:“三公主的马车,就在前头。”

若缘咬唇,心下暗道:三公主来干什么?

卢腾还说:“阿缘,你的姐姐和姐夫也关心你。”

“姐姐?”若缘微笑,“她只有高阳华瑶一个妹妹。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