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天宇开霁 > 锦带浮沉(“您好心急啊官爷”...)

我的书架

锦带浮沉(“您好心急啊官爷”...)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黑豹寨的外围共有四座石砌的哨塔, 分别朝向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位,其中位于东南方位的两座哨塔已被谢云潇攻占。趁着夜黑风高,谢云潇和齐风分别带兵杀掉了守塔的土匪, 各自把持着一座哨塔,占据着高处的优势, 放箭射杀守城的人马。

谢云潇曾经在岱州、凉州二地多次参与剿匪,活捉俘虏数百人, 早就熟练地掌握了三虎寨的暗语。西北哨塔的哨兵按照节拍敲响了战鼓,谢云潇略作思索,便也开始鸣钟擂鼓,传达暗号:“上万名官兵正在攻城!”

黑豹寨内部的土匪辨不清鼓声的来源,只知道城墙周围堆满了尸体,四面八方都是嗷啼声和喊杀声,顿时慌了手脚,跑去袁昌的面前奏报:“几万个官兵来攻城了!”

此时的袁昌才刚看完华瑶留下的那封信, 又捡起了随信附赠的一枚翡翠戒指。这戒指的材质是极其珍贵的碧烟翡翠, 做工十分精细,握在手里,温润无比, 滑而不腻, 比美人的肌肤更细嫩,真让袁昌爱不释手。他从未见过这般玄妙的珍宝,便料定了此等珍宝必是万中无一的贡品。

袁昌戴好戒指, 拿起一把铁柄铁刃的九环大刀,大步流星地走向校场, 丝毫没有惊惶,边走边喊道:“凭他一万官兵!能奈我何!”

四十多匹战马都在校场上狂奔。袁昌甩出一记刀光, 立即斩杀了六匹战马,马尸和人尸的残块横七竖八地洒了一滴,鲜红的血液四溅开来,被风一吹,满场一片血腥味。

袁昌心头略感烦闷,前方又传来急报:“大事不好!天王!官兵攻破城了!官兵攻破城了!!”

黑豹寨共有三重城墙、九道城门。袁昌并未细想,就大吼道:“哪道城门破了!你小子滚出城外!给老子看清楚了!”

天穹依旧暝暗,黑豹寨的号角连天,袁昌的十几个属下仍在追杀华瑶。而华瑶卯足了劲,腾身飞驰,路过校场边一排茅庐的屋顶,草梗被她踩得吱吱作响。她找准机会,扔出一支火折子,瞬间引燃了茅草,升起一阵阵的烟尘之气,袁昌对她破口大骂:“贱妇!抓了你就把你凌迟!”

华瑶大声道:“袁天王息怒!我本想投靠您,可您非要杀我,我不得不自保!官兵都打进来了!我不想死啊!”

战鼓之声越来越猛,黑豹寨守城的两百多个土匪都被斩杀殆尽,数十人在城外高喊:“官兵杀进来了!”袁昌才察觉寨子里有奸细,一怒之下砍杀了十几个报信的哨兵。他虽是黑豹寨的寨主,却很少与官兵交战,因他早就用钱买通了山海县的知县葛巾,把山海县的油水刮得干干净净。

袁昌曾在秦三的手里吃过亏,却没听说过哪个将军比秦三更英勇、更凶猛。他以为秦三再次领兵来战,一时顾不上华瑶,心中暗道:此女胆小如鼠,不敢与任何人过招,只是一味地逃命,轻功稍微厉害了点,内功粗陋得很,算不得武功高手。

袁昌便唤来四个亲随,命令道:“活捉那个贱妇,将她洗剥干净,拴在大堂的木柱上,等我回来享用。”

亲随异口同声道:“属下领命!”

袁昌带领其余一众亲随,赶赴东门的城墙,迎面劈来一道银亮的剑芒。他扭身躲闪,眼角余光瞥见一位美的不似凡人的公子,他不由得笑道:“哪儿来的小白脸?!”

谢云潇道:“来看你送死。”

袁昌还未追上谢云潇的身影,冰冷的剑尖就沾到了袁昌的头顶,其速绝快,其势绝刁,激得袁昌汗毛倒竖。他抡起大刀,使尽全力,只来得及用刀背抵挡谢云潇的进攻。

谢云潇收剑跃起,那剑锋发出龙啸般的颤鸣,震得袁昌双耳发麻。袁昌脚下一个踉跄,连忙稳住身形,城墙底下还有一群兵丁声嘶力竭地狂喊:“袁天王负伤了!袁天王负了重伤!”

黑豹寨内火光四起,军心已乱,袁昌鞋底猛踩石墙,急纵而跃。他一眼望见远处的华瑶打开了城门,似要逃窜,数百名身披甲胄的骑兵从东、南两路进城,如入无人之境,以□□戳刺寨子里的武夫。

袁昌心知自己不能再与谢云潇缠斗,当即发令道:“护我撤退!”

谢云潇带来了十多名侍卫,这些侍卫原本是凉州军营内千里挑一的高手,曾在凉州边境追随戚归禾出生入死,负伤流血也不后退半步。众多侍卫冒死追袭袁昌的属下,牵制他们的动作,谢云潇瞧见袁昌刀法中的破绽,急掠而至,剑尖刺入袁昌的脊骨,碾得他骨骼粉碎,鲜血直流。

袁昌回身暴起,纵刀斩去,大骂道:“妈了个巴子!小白脸!”

谢云潇避过他这一招,剑风狠劈他的肩膀,顿时劈断了他的肩骨,他双腿失力,跌落在地。谢云潇的剑刃紧贴他的脖颈,威胁道:“下令停手,我放你一马。”

袁昌吐出一口污血,才说:“停手。”

谢云潇冷冰冰道:“大点声。”

袁昌吼道:“众人听命!停手!”

此地邻近东边的城墙,墙下站着三十七名武功高手,均是黑豹寨的顶梁柱,也是袁昌的贴身护卫。他们大多受了一点轻伤,至少能再战一天一夜,袁昌一再命令他们“停手”,他们不敢收刀回鞘,只是站在原地,充满戒备地盯着谢云潇。

双方剑拔弩张,又一场恶斗一触即发。

谢云潇强忍着自己对袁昌的厌恶,提议道:“你我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我本也不想杀你,你愿不愿意谈和?”

袁昌试探道:“你从哪里来?”

谢云潇用三虎寨的黑话答道:“来时无雨,去时无风。”

袁昌又问:“哪座山头?”

谢云潇道:“沧州野狼山。官府不仁,逼我上山,你割人肉,我晒渔网。”

袁昌挤出一个笑:“同是道上的兄弟,为何突然打了起来了?您要是早点儿说清楚,咱们两边都不至于折损兄弟。”

冷硬的剑刃紧挨着袁昌的颈部,他呼吸越发沉重,只怕谢云潇一剑斩下他的头颅。谢云潇不紧不慢地说:“秦州义军被朝廷掌控,派兵攻打沧州的兄弟大本营。秦州义军二十五万人,首领是当朝二皇子,他们的兵马近来在虞州出没,强抢过往的商队。你和他们有没有联系?”

“风雨楼一案”几乎传遍了整个虞州,为此,葛知县多次传信给袁昌,质问他是否在风雨楼犯了案。他被葛知县吵得心下躁怒,大半个月没再看过葛知县送来的信件。如今听完谢云潇的话,他满心狐疑,拖动手臂,露出右手一枚戒指:“二皇子的侍女就在我寨中……”

谢云潇下令道:“带她来见我。”

“好说,好说,”袁昌唤来十名属下,“你们带人去搜寻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华瑶自己颠儿颠儿地跑了过来。她脸上被火光照得红扑扑的,双眼亮得惊人,直勾勾地盯着谢云潇,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似的,客客气气地说:“见过官爷。”

谢云潇挑起华瑶束腰的锦带,她轻轻一笑:“您好心急啊,官爷。”

袁昌初见谢云潇这幅模样,还以为谢云潇练的是无情剑,怎奈这小子也是个急色的。即便这小子真是沧州三虎寨的狠角色,袁昌也只想找个机会杀掉他。

土匪的鲜血流到了华瑶的脚边。她踮起脚尖,退到一旁,轻声问谢云潇:“您的这把剑,为什么一动不动呢?”

谢云潇道:“我正在与袁寨主谈和。”

袁昌道:“是,是。”

华瑶又问:“您二位谈完了吗?”

谢云潇道:“快了。”

华瑶看向谢云潇,提议道:“官爷您一路奔波,多有辛苦,要不这样吧,就让袁天王下令开办宴席,款待您和您的部下,大家化干戈为玉帛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”

袁昌受了重伤,内力大损,必须尽快休养。华瑶的这句话,对袁昌而言,可谓雪中送炭,他立即答应道:“好,好,就依照姑娘说的来办。”

袁昌试着推开谢云潇的剑,那剑锋纹丝不动。袁昌只得严令自己的亲随收刀回鞘,全部撤走,又传令一群奴婢马上筹办丰盛的宴席,并说:“谁要是伤了咱们沧州兄弟一根汗毛,按寨规处置……割头剁脸。”

“可以,”谢云潇也收了剑,“我信你的诚意,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招。”

当夜的黑豹寨烛火通明,锣鼓喧天,宴厅内张灯结彩,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。距离宴厅的前门不远处,摆着一座紫金铜炉,其中燃着清淡的香料,烟色飘渺,如纱似雾。

谢云潇带着华瑶、白其姝、齐风、辛夷四人一同进门,白其姝一眼看穿那燃烧的香料是沧州特产的毒物,或许还是她白家人亲手卖出去的。她想笑却没有笑,便从腰间锦囊中取出两枚药丸,以袖摆作为遮挡,偷偷把药丸投入铜炉的漏孔。

华瑶问她:“你有把握吗?”

白其姝报以一笑。

华瑶又用密语说道:“沧州白家和三虎寨来往紧密,这是你告诉我的消息。据我观察,袁昌依然遵循沧州的规矩,你应该对他的手段了如指掌。”

“自然,”白其姝道,“请您放心。”

华瑶道:“对你,我一向放心。”

白其姝以袖遮面,悄声回答:“我向您保证,这个破寨子里,得罪过您的人,全都会死得很惨。”
sitemap